一个短篇

我希望太平洋的海水 如我梦中一般蓝

五月十九,权朝之年。

  送完爷爷最后一程,姐和我一起在车站候车去各自城市。火车进站,到了分别的时候。我和姐互相说着安慰的话,这一次,要向很多东西告别了。我们都望向地面,知道彼此眼泛泪光。

  回忆这些,心情复杂。

  正月二十晚,我洗完澡躺床上,老家群里有新消息,“郑**的父亲于今晚九点与世长辞...”图片里爷爷安静的躺在床上,床下是刚点着的香烛,家人已经给他擦净身子穿好寿衣。我坐起来一下呆住,赫赫几个大字让我发抖,控制不住地抖,和爸打电话确认后买了凌晨两点的票回家。给姐打电话时,她已泣不成声。爷爷于当晚九点突然去世,听说,他出生也是在这个时辰。...

2018-07-02
1 / 4

© 一个短篇 | Powered by LOFTER